贵州毕节百里杜鹃—彩色之美,盛开如彩带

日期:2022-02-24 18:47:07

盛开如彩带,百里杜鹃花。盛开的百里杜鹃是彩色的,看花的人眼里也是彩色的,心里也就跟着是斑斓的。若是初见,便有几分梦幻,恍如见到一个在心里藏了多年的缤纷的梦……走进百里杜鹃,眼睛就不由地目不暇接,触觉就不由地敏感活跃,思绪就不由地流淌蜿蜒,她可以给你彩色的感官盛宴和饱满的心理体验,她可以给你自然的本色生趣和野古的岁月韵味,她可以给你无限的想象空间和汹涌的人间红尘……

百里杜鹃,又名映山红、索玛花,有41个品种,每逢花期便竞相怒放,漫山遍野,千姿百态,铺山盖岭,五彩缤纷。说她是彩色的,不仅是因为她品种众多,颜色众多,更因为她可以给人多样的感官享受、多种的解读可能、多元的美的体验。

贵州毕节百里杜鹃—彩色之美,盛开如彩带

因为她彰显着天然的生趣。百里杜鹃,有杜娟,却不只有杜娟;有花,却不只有杜鹃花。她还混杂着其它种类,兼并有些枯枝、有些落叶、有些芜杂,颇有点灌木丛林的味道。总体给人的感觉就是:既有点“我就是我”的放纵任性,又有点“放浪形骸”的狂野洒脱,也有点“素面朝天”淡然自信。看惯了盆景式的精工巧饰和不蔓不枝,百度杜鹃就是一股清流,她不假雕饰,也不屑雕饰,虽有些粗犷,但反而更接自然、更接地气,也更有生气。愈是这样的天然而出、本色呈现,愈是给人以野性的刺激和力量的冲击。当漫山开遍时,扑面而来的除了和谐灵动的多彩画卷,浓淡相宜的深红浅黄,还有那郁郁勃发的生机生趣。

贵州毕节百里杜鹃—彩色之美,盛开如彩带

因为她承载着古色的气韵。百里杜鹃,有千年之树,亦有百年之花。当你走进她时,你会发现她身上潜藏着一种特殊的韵味,走马观花、浮光掠影式的观赏很难觅得其真味。当你专注凝眸、闭目感触,让灵敏的五感慢慢地融入她时,你会捕捉到她身上若有若无、时隐时现的古色气韵。这是一种藏而不露、引而不发的时间之力,也是一种沉着内敛、潜流无声岁月味道。漫步其间,感受着她块垒式的树身沉默地散发着沧桑,咖啡色的树皮低调地彰显着年轮,遒结的枝丫无声地摇曳着变迁,大气的花朵从容地审视着游客……有时便分不清楚是人在看花,还是花在看人,也许人在看花,花亦在看人吧。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岁月轮回、多少次四季流转、多少次花开花落、多少次人来人往,反正她早已是简怀素心、波澜不惊了,只留古色随岁月静静流淌,只留古韵让有心人细细品味。

贵州毕节百里杜鹃—彩色之美,盛开如彩带

因为她叙说着留白的故事。古有杜鹃鸟,日夜哀鸣而咯血,染红遍山花朵,名曰映山红,也就是杜鹃花。花因杜鹃滴血而名,这是世人的爱好——有趣的事物就该有一个有趣的故事,譬如杜鹃花;有趣的地方就该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,譬如百里杜鹃。我们不知到百里杜鹃因何而生、从何而来,但我们可以相信她是一个应该有故事且能够有故事的地方,只是杜鹃滴血这样的凄美故事显然不适合她。她是应该有故事,有一个斑斓缤纷的故事,她的故事应该从美出发,再以美回归,并一直向美循环蜿蜒……她的故事具体是什么,谁也说不清楚,也不需要说清楚,这是一个故事留白的地方。或许因为没有故事,她反而可以有很多故事,留给你、留给我、留给世人去想象填补,你希望她有什么样的故事,她就可以有什么样的故事,你给他编织什么样的故事,她就有什么样的故事。

贵州毕节百里杜鹃—彩色之美,盛开如彩带

因为她容纳着汹涌的人气。好景需人赏,好花需人看。每逢百里杜鹃花期时节,人潮汹涌、人气爆棚,人自慕名而来,花自大气盛开,人花相间,相看两不厌。好景怕过度消费,人迹过重是对美景的摧残,这是一个矛盾悖论的法则,但这一法则对百里杜鹃而言显然无效。因为她大气,所有她能容纳人气;因为花与人能同声相应,所以能够同气相和。这就是百里杜鹃的独特之处,她以大气容纳着人气,也因容纳着人气而愈加显得有人情味。没有人潮,花无此盛名;没有花开,人无心涉足。因此,很难说得清是美招引人,还是人追逐美,也许这就是人与花的默契,也是人与美的追逐和循环吧。

贵州毕节百里杜鹃—彩色之美,盛开如彩带

无论是“地球彩带”“世界公园”“杜鹃王国”之美誉,还是“杜鹃花似海,穹山留异香”之赞誉,都不能取代亲临观赏的感受。因为百里杜鹃太大太美,一次看尽,值得一看再看;花期可期,每一次盛开都是一个美丽的约会。

贵州毕节百里杜鹃—彩色之美,盛开如彩带